离开BAT的生活

在中国使用互联网,难免要同BAT(Baidu,Alibaba,Tencent)三家公司打交道,加上这三家公司又投资了各种各样的公司,因而一个人若是三种服务都不使用简直不大可能,不过这仍然是值得尝试的。

最容易的是离开百度。在我的生活中,既不会使用百度,也不会使用它投资的产品。在电脑上,我大多数情况下处于翻墙状态,自然而然使用Google;在手机上,则使用Bing。所谓“百度一下”对我来说完全不存在。除了滴滴以外,百度投资的产品能影响到每个人的似乎不多,所以一个人若想避免使用百度或百度系的产品,完全做得到。况且,由于百度搜索引擎的极端商业化,这种完全“去百度化”的生活方式值得提倡。

......

快手的意义

快手进入主流媒体的视野是从2016年中某个公众号的一篇文章开始的,在该公众号的描述下,快手上尽是些哗众取宠甚至为了博眼球而无所不用其极的视频作品。

这也许是真的,考虑到快手粉丝的巨大价值,人们采取极端手段获取粉丝显然也合情合理。后来,快手官方似乎对于太过极端的内容进行了控制,不过我还是看到过大冬天有小伙汪冰窟窿里跳的,并且在跳之前还要对瓶喝下一整瓶啤酒。

而快手的意义在于,它是国内最普及的内容发布工具和开放平台。从内容发布的角度来说,微信朋友圈规模显然更大,但它不够开放。微博虽然开放,但创作成本相比快手仍然太高。

快手给我带来最初的震撼是,某一次我回到老家县城,打开了它......

新的生活方式

从今天开始,我要采取一种新的生活方式,说是新的,其实是旧的。一个月前,因为不小心受伤,我不得不改变了生活方式,比如叫外卖。

不再叫外卖

之前,我在家的时候从来没叫过外卖。即使上班的时候,也只是偶尔叫外卖。我觉得饭店又不远,何必非要委托别人送。而且,叫外卖的话,意味着饭菜往往不能舒坦地待在盘子或碗里,而必须挤在狭小的饭盒里,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能获得尊严。

不再叫滴滴

除了前几天滴滴快的疯狂补贴那阵,我从来都不是滴滴的用户,在城市里出行,大多数情况下自行车更方便。不过之前上班的时候,因为公司开了滴滴的企业账号,所以经常打车,导致自己放弃了骑车的习惯。滴滴固然比出租车便宜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