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类的面类

那家叫段纯贞的台湾牛肉面关门之后,新开的店叫“人类的面类”,据说是大阪一家很热门的拉面店,需要排很长的队才能吃到。

如今人类的面类已经开业一个月有余,却完全看不到任何火热的迹象,我曾经在晚饭点在里面坐了很久,却迟迟没见到新的客人进来。

一碗面50块,在日本不算贵,但在中国应该是很贵了,哪怕是在上海。另外,这种只提供两种商品的店似乎也不大被国人所接受。

撑了一段时间之后,人类的面类终于在2018年末借商场开业一周年的名义推出了两款稍微超值些的套餐,价格不变,不过加了些饮料和小吃,所以价格仍然是贵。

这两天再去,发现它推出了相当于七折的工作日套餐,之前的段纯贞也是这......

Epstein on Trump

Joseph Epstein不是个喜欢谈论政治的人,不过他近几年在华尔街日报的专栏没少提到川普总统,关于川普,他在2002年出版的书《势利》中有所提及,这也是全书唯一提到川普的段落,嘴非常毒:

"If he were to be certified as upper class, many others put in that category would doubtles......

清理房屋的秘诀

直到昨天,我才意识到清理房屋的秘诀——如果想要高效地清理东西,应当先清理它们的容器。

比如要清理书,可以先筹划清理掉一个书柜。把书柜不由分说先扔了,如果强拆掉一座房子,其中的“居民们”也就无法久待了。

除了书,别的东西也一样。我看了一下,这些年来,家中莫名多出来许多收纳用品,于是导致杂物越来越多,其实不仅仅那些杂物绝非必须,容纳杂物的那些收纳品也毫无必要保留。

这么好的秘诀,我早点想到就好了。